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五百五十六章 油盐不进的张明玉

作品:江湖枭雄|作者:岐峰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20-02-14 17:21:29|下载:江湖枭雄TXT下载
  林天驰是一个在生意场上嗅觉很敏锐的人,此刻听完杨东的解释,心中立马就对鑫发厂征地的事有了一个大致的估算,感觉鑫发厂的事即便能谈下来,那么所要付出的代价,也要远远高于他们的预期,而且这其中,搞不好还会牵涉到群体事件,不管从哪个角度出发,绝对都是一个不好处理的烂摊子。

  而杨东今天之所以叫林天驰过来,也是因为他处理这些事比自己灵活,此刻看见他眉头紧蹙的模样,递过去了一支烟:“你觉得这件事,从哪方面下手比较好?”

  “这事,不太好办,但也不是完全不能运作,但是咱们之前做的评估价格,肯定是不够了,但是你也看见了,鑫发厂的地皮和厂房都不咋地,价值其实也极其有限,所以咱们多花的钱,就是安抚人心的钱,这种钱,给的少了没效果,可给的多了,又显得咱们太土鳖,而且老柴也未必会同意。”林天驰舔了一下嘴唇:“这地要是真想拿下来,还得从张明玉身上下手,我觉得他既然能为厂子里的工人牺牲这么多,那肯定也是有一定威望的,只要他点头,同意帮忙协调工人的事,那咱们接下来办起来,会轻松许多。”

  “走吧,咱们先见见张明玉,探探他的口风再说,现在公司把项目批文都拿下来了,所以鑫发厂,咱们不论如何都得吃下去,不管张明玉态度如何,咱们都不能退,尽量奔着双方都满意的方向去协调吧。”杨东也觉得在见到张明玉之前,他们说什么都是白扯,于是点了点头,迈步走向办公楼。

  几人一路聊天,很快就走到了楼下,腾翔扫了一眼,随手伸手指着一台车牌号四个6,眩金橙颜色的丰田酷路泽FJ开口道:“这台车就是张明玉的,他应该在呢!”

  “这老头挺懂车啊!”杨东看了一眼张明玉的车,笑着点了点头,随即走进了办公楼中。

  三人沿着楼梯,上到三楼以后,径直走向了厂长办公室,因为鑫发厂并不算是一个特别大的企业,所以除了门卫一个打更的老头,连个保安啥的都没有,几人一路行进,完全畅行无阻。

  几人赶到厂长办公室的时候,里面已经有三四个人正在聊天,办公桌后面,一个五十出头,穿着老款中山装的中年,正在跟几个人聊天。

  “哎,你们几个,找谁啊?”办公桌内的中年看见杨东他们站在门口,客气的问了一句。

  “你好,你就是张厂长吧?”杨东看见屋里有人,并没有迈步,笑着开口道:“我过来找您有点事,既然有客人,您就先忙,我们等等。”

  “张厂长,那咱们就说好了,我这批货,麻烦你尽快安排。”屋里的另外一人听完杨东的话,咧嘴一笑:“既然你这还有事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

  “你放心,一会我就催催车间那边,让他们加快生产。”张明玉起身跟那人握了握手,随即便绕过办公桌,将几人送出了办公室。

  张明玉把人送走后,对房间里招呼了一下:“小哥几个,来,屋里请。”

  “哎,好!”杨东微微点头,迈步走进了房间当中,张明玉的这个办公室,同样保持着一种上个世纪特有的风格,梨木柜子,老款沙发,办公椅后面的墙上,还挂着主席像。

  “来,喝茶!”张明玉倒了几杯水,给几人递过去之后,笑看着岁数不大的杨东:“你们来我这,是谈业务的?”

  “张厂长,我们几个,是市内聚鼎公司的人。”杨东掏出烟盒,递了一支过去。

  “聚鼎公司?”张明玉是一个很古板的老工人,所以对于社会上的事,了解的并不多,听完杨东的话,眼神明显有些陌生。

  “是这样的,咱们西岗这边,不是要新建一个旅游区吗,这个工程,原本是长锦集团在做,但是现在,被我们聚鼎公司接手了。”杨东继续解释了一句。

  “所以呢?你们过来,是想找我谈征地这件事啊?”原本还面带笑容的张明玉,听见这话之后,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去,明显已经充满了不悦。

  “张厂长,你别误会,我们今天过来,只是想跟你认识一下,征地的事,咱们先不谈。”林天驰看见张明玉脸色不太好看,直接在边上笑着插嘴道:“进来的路上,我已经看见了,你这个工厂,现在的效益不错,正在进行着生产,而且我们也听说了,你开这个厂子,不仅仅是为了自己,还有厂子里这几百个工人。”

  “既然这些事你们都知道,我就更没什么好说的了。”张明玉听完林天驰的话,脸色虽然仍旧阴沉,但多少缓和了一些:“我知道你们想要鑫发厂这块地,之前长锦集团的人,也来找我谈过,实话实说,他们给的钱,不算少,但是真拿到我手里,再分摊到每一个工人手里,也绝对不算多。”

  “嗯。”杨东知道张明玉还有下话,微微点头,没插嘴。

  “我们鑫发厂,跟其他的工厂不一样,其他厂子拆了,老板拿着钱,可以后半辈子衣食无忧,但是我鑫发厂不行,可能你们把这个厂子拆了,我拿到钱之后,每个工人也能分到个三万五万的,不过现在这个物价,就这么几万块钱,他们能生活多久啊?”张明玉神色认真的看着面前的几个人:“我相信这一路走来,你们也看见了,我们厂子里的员工,平均年龄都已经超过五十岁了,这个年纪的他们,如果离开鑫发厂,再想出去找工作,根本没人要他们,而现在的地价、基建、设备,又都往死贵,我再想出去盖一个新厂子,又根本没有那个资本,所以,咱们双方的诉求本身就有冲突,你们征地,给我的是一次性的补偿,而我看重的,是鑫发厂的长远利益,是鑫发厂能够给我这几百个老伙计们,养家糊口!让他们老有所依!”

  “啪!”

  杨东听见这话,按下打火机,再次点燃了一支烟,从情感上来说,张明玉想留下这个厂子,让它一直产生经济效益,给员工们按月发工资,让他们可以细水长流的维持生活,杨东是很佩服这个小老头的,但是他们来找张明玉,为的就是拿下鑫发厂,把它夷为平地,至于鑫发厂数百员工的养老和生计问题,根本就不在他们考虑的范畴之内。

  这一刻,张明玉的话已经直接把双方的矛盾点挑了出来,毕竟他们双方的诉求,确实不在一个基准线上。

  “该说的话,我都已经跟你们说完了,我张明玉不同意鑫发厂拆迁,并不是因为你们给的价钱不合适,而是这个服装厂,它代表着数百人的饭碗,所以征地的事,咱们双方没有任何交流的可能,我不管事情怎么发展,也不管你们能给出什么价格的补偿,或者能给我个人什么好处,但是鑫发厂,绝对不卖,多少钱都没戏。”张明玉之前已经跟长锦的人打了无数次交道,所以这一番话逻辑清晰,根本没绕弯子。

  “张厂长,你这一番话,我们都已经听明白了,但是咱们实话实说,旅游开发这件事,不仅对我们有好处,它对这座城市,也是有贡献的,你总不能因为你这几百人,就眼睁睁的看着我们这个项目被无限期的延误下去吧。”林天驰吸溜着茶水,笑眯眯的开口道。

  “我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,所以对于这座城市,我也有感情,也希望它能好好地发展,可是我同时也无比的清楚,无论这座城市发展的多么好,可是一旦鑫发厂没了,我这几百个老哥们、老姐们,就都得饿肚子!你知道我这厂子里,孤寡老人有多少吗?他们这些人,大多都没有房子,全是在外面租房子生活的!如果没有了鑫发厂这份工作,你让他们把手里的补偿金花完之后,随着年龄越来越大,你让他们以后怎么过日子?”张明玉根本不管林天驰是说私情,还是讲什么大道理,始终在咬死了不肯放弃鑫发厂。

  “啧!”

  杨东见张明玉的态度如此坚决,有些犯愁的嘬了下牙花子,一时间也有些束手无策,因为张明玉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,他不卖地,不是因为对价格有争议,完全就是打心底里不想卖,所以双方连讨价还价的机会都没有,无奈之下,只能把目光投向了林天驰。

  “张厂长,今天我们过来之前,还真的没想到你的态度这么坚决,你看这样行不行,今天晚上,我们找个酒店,请您吃顿饭,到时候,请你务必赏光,而今天下午,我们也回去商量一下,研究一个尽量能让咱们双方都满意的解决方案,行吗?”林天驰眼神诚挚的开口道。

  “俗话说,五十知天命,而我张明玉,今年已经五十七岁了,就算使使劲,再能活个十五六年,也就没啥尿了,你们说,我还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呢?”张明玉微微一笑:“这事,你们跟我聊,真的是没啥意义,首先,我不可能放弃我这些老朋友们,而且说句实话,对于鑫发厂,我也有感情,它就是值再多的钱,我也不眼红,更不想把它卖了。”

  张明玉按灭烟头,再一次的把话说死,根本没给几人留下任何的反驳空间。